• <tr id='7foWvO'><strong id='7foWvO'></strong><small id='7foWvO'></small><button id='7foWvO'></button><li id='7foWvO'><noscript id='7foWvO'><big id='7foWvO'></big><dt id='7foWv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foWvO'><option id='7foWvO'><table id='7foWvO'><blockquote id='7foWvO'><tbody id='7foWv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7foWvO'></u><kbd id='7foWvO'><kbd id='7foWvO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7foWvO'><strong id='7foWvO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7foWvO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7foWvO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7foWvO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7foWvO'><em id='7foWvO'></em><td id='7foWvO'><div id='7foWv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foWvO'><big id='7foWvO'><big id='7foWvO'></big><legend id='7foWv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7foWvO'><div id='7foWvO'><ins id='7foWvO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7foWvO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7foWvO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7foWvO'><q id='7foWvO'><noscript id='7foWvO'></noscript><dt id='7foWvO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7foWvO'><i id='7foWvO'></i>
                进一步健全长江全流域生态环境补偿机制
                2020-03-17 14:39:00    来源:人民与权◥力
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4月26日,习近平总书记在武汉主持召开深入推动长江经↘济带发展座谈会时强调,要完善体制机制▂,发↑挥区域协商合作机制作用,建立健全生态补偿与保护长效机制,强化共抓大保护的协同性「。目前,流域水环境生态补偿是横向生态〒补偿实践中最为成熟、见效显著的一种类←型,其核心内@ 容是:上下游本着“成本共担、效益共享、合作共治”的原则,以流域跨界断面水质∏考核为依据,建立奖罚╲机制,水质只能更好,不能更差。
                  当前,国内不少省◆份在建立流域生态环境补偿机制方面进行∞了很多有益的探索,取得︻了积极成效:省内补偿ω 方面,早在2007年,江苏就率先在太湖流域开展跨市横向生态环境补偿试点,2014年扩展至省域全境,按照“谁超标、谁补偿,谁达标、谁受益”的原则,开展水环境质√量“双向”补偿,相邻市之间签订生态补偿及联防联控合作协议。各设区市进一步深化本区▃域跨县(市、区)补偿工作。过去十年,全省补偿资金累计超过18亿元。流域补偿制度的落地实施,拓宽了治污资金渠道,有效调动了属地政々府治污水保好水的主动性和积极性,补偿断面水㊣ 质改善明显。跨省补偿方面,自2011年浙、皖两省就新安江◢流域水环境治理达成我国首个横向跨省生态补偿协议以来,福建与广东、广西◥与广东、江西与广东、河北〓与天津等省(区、市)政府也分别签署了汀江-韩江流域、九洲江流域、东江流域、引滦入津等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协议。根据《中国生态补偿政策发展报告2018》介绍,跨省流域横向生态补偿成效明显。2016年,上下游相关省(区)联合监测结果表明,新安江流域、汀江-韩江流域、九洲江流域、东江流域、引滦入津等流域水质总体达到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协议的目标要求。
                  但总ζ的来看,成功的流域生态补偿案例目前仅见于省内补偿或者大流域的支流,对♂于横跨多个省份的长江流域,仍处于试点状态,进展缓慢。主要存在以下问题与困难:一是思想不统一,难以达成高度共识。长江流域上下游相邻省份之间虽然』有一定的补偿合作意向,但涉及补偿额度、方式方法时往往存↙在较大分歧。这主要是因为各省份之间的生态环境影响关系十分复杂。二是上下游缺乏统一尺度和标准,难以建立公」正协调的补偿机制。由于水资源产权制度、补偿制度等立法尚不完善,补偿主体、客体、权责等均未完全明确,补偿标准体系也未统一建立,缺乏专门的机构和核算、考核评价方●法。对此,地方政府在与相邻地区协调流域生态补偿与污染联防联控时,存在沟通协调困难和缺乏专业指导等问题,遇到争议时也缺乏仲裁①机构,导致问题责任不易认定,补偿方案难以确定。
                  习近平总☉书记强调,长江经济带不是独立单元,涉及11个省份,要树立一盘棋思想,全面协调协作。对此,建议∴国家发改委、财政部牵头◣,加快建立全流域统一的生态环境补偿机制,倒逼▓水环境质量改善,让上下卐游所有省份串联成一个整体,共担治污责任,共享发展成果和优质生态产品。
                  一是推进流域生态环境补偿※机制法制建设,完善顶层设计。健全从环境保护法到水法、物权法、生态补偿条例等流域生态补偿机制的法律支撑体系,明确水资源等环境资源的价值及产权,明确补偿责任主体、客体及〖其权力、义务、责任,使流域生态补偿制度落实有更充分的法律依据。尽快ω 制定流域生态补偿规范性文件,明确流域生态补偿形式、补偿标准、监管要求、补偿争】议解决、补偿法律责任等内容,为全流域补偿机制的建立提供依据和支持。
                  二是强制推行全流域统一的生态环境补偿制度。持续推进现有生态环境补偿试点工作,不断总结【经验,并在全流域推开。由国家发改委、财政部牵头,召集长江沿线省市研究制订统一标准尺度要求的生态补偿实施方案,明确补偿断面、考核目标、补偿标准、监测方式、数据共享、争议仲裁等相关╳内容,实行全流域生态补偿。
                  三是建立区域污染联防联控协作机制。与长江经济带总体发展规划相融合,凡涉及能源结构、产业布局、交通规划、水利工程等对生态环境影响重大的项目,要征询下游省市意见,为长江经济带协同保护与发展留№下更大空间。同时,出现重大污染事件时,启动联合调查机制,明确启动程序、责任认定、损害赔偿及责任追究等内◎容。 (全国人大代表、江苏省生态环境厅厅长 王天琦)